民企融资调查: 收款账期急需缩短 海外并购贷款利率达12%

本文地址:http://www.jyoyo.com.cn/news/cjxw/201811/t20181121_2223245.htm
文章摘要:民企融资调查: 收款账期急需缩短 海外并购贷款利率达12%,久听舐皮论骨结题,望风希指魅力四射倍道而进。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10月底以来,银行对我们企业的放贷积极性一下子提高了不少。”一家江苏地区民营电子产品制造企业负责人曾强(化名)告诉记者。在相关部门出台一系列鼓励民企融资的措施下,最近三周多家当地银行公司业务主管主动上门协商续贷事宜。

  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8个月前他不得不主动登门拜访,恳求银行暂时不要抽贷。

  不过,民企信贷环境的相对宽松,并没有让曾强感到轻松。

  “今年以来,企业收款账期拉长逾一倍,给我们造成沉重的资金压力。”他告诉记者。前不久他曾悄悄算了一笔账,随着企业收款账期从原先的4个月拉长到8-9个月,过去大半年他所在的企业两次差点难以支付员工工资。

  在他看来,要解决当前民企资金紧张局面,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应着眼于解决单家民企的信贷融资难题,而是尽可能盘活整个上下游产业链资金周转紧张困局,从而让整个产业链各个环节企业不再受困账期被拉长。

  “如果收款账期可以缩短,我们就能筹集资金开展海外收购以提升产品技术含金量,以便在中美贸易摩擦延续与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的共振下获得新的业务发展空间,博彩网站:如此银行信贷与企业业绩成长也能形成良性循环效应,让银行有底气给民企投放更多贷款。”曾强直言。

  企业账期拉长困局“待解”

  曾强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不只美国买家因中美贸易摩擦拉长了3-4个月的付款账期,国内下游经销商也纷纷将付款账期拉长了逾一倍。

  “不过,中外买家拉长账期的原因各不一样。”他指出。美国买家主要担心明年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进口商品关税从10%提高至25%,从而通过拉长付款账期的方式进行重新核价,将关税提高所造成的大部分商品成本压力转嫁给中国制造企业,而中国下游经销商则因为去杠杆进程导致资金周转不灵,不得不拉长付款账期以缓解自身资金压力。

  这却给曾强所在的电子产品制造企业造成巨大的资金压力。今年以来,环保压力让他不得不斥资约千万元更换了一批老旧设备,加之劳动力成本增加逾15%,导致企业资金流时常捉襟见肘。

  “过去大半年两次都差点发不出工资,就是因为下游经销商一再拉长账期导致企业资金链吃紧,若不是我通过房产抵押筹集一笔资金解决了工资发放问题,目前企业早已陷入停工困局。”他回忆说。因此他曾趁着相关部门积极推动银行向民企放贷,尝试联合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向银行申请供应链贷款。

  “起初银行对此表现得比较积极。”曾强告诉记者。在银行通过尽职调查发现两家产业链上下游核心企业负债率较高(其中一家还需要筹资兑付即将到期的私募债本息)之后,他们却迅速收紧贷款投放政策,要求产业链上下游各家企业主必须拿出个人房地产进行抵押才能放款。

  由于供应链贷款迟迟没有获批,过去4个月他所在的企业不得不严控应收账款余额不得增加,不得不放弃数笔利润颇为可观的订单。

  “其间也有银行愿意针对上述订单提供生产经营贷款,但前提是在贷款存续期间,整个上下游产业链企业(连同他所在的企业)所有资金账户都需要放在贷款银行,以便后者能时时了解整个贷款资金使用状况与企业生产交货进程,从而有效控制坏账风险。”曾强告诉记者,这让他们左右为难,因为此举将“得罪”其他银行,从而失去获取其他银行贷款的机会。

  “不过,有时回想起来,目前有银行愿意提供贷款,肯定比此前所有银行惜贷抽贷要好很多。”他无奈自我安慰道。

  海外并购降成本“征途”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部分银行对民企信贷尚未大幅放宽,也有难言之隐。一方面当前银行信贷考核机制不允许银行对公业务部门坏账大幅增加,否则将拖累整个对公业务部门人员收入增加,导致不少对公业务部门人员不敢向民企投放大量信贷资金;另一方面不少民企产品技术优势不足,难以在中美贸易摩擦延续与经济增速放缓的共振下获得稳健的业务发展空间,也令部分银行担心企业经营压力骤增而不大敢贸然投放贷款。

  “近期我们悄悄收紧了针对外贸民企的信贷投放门槛。”一位股份制银行东部地区分行对公业务部门主管告诉记者,究其原因,他们发现很多2019年交付的外贸订单需要根据明年特朗普是否上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而重新核价,因此他们担心外贸民企一旦承受关税负担增加压力造成业务亏损,很可能触发贷款偿还逾期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解决民企产品技术含金量与业务竞争力不强的运营瓶颈,不少地方政府部门纷纷鼓励当地民企通过海外收购等资本运作路径实现产业升级,从而获得新的产品议价能力与业务发展空间,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延续与经济增幅放缓的冲击。

  “不过,鉴于民企海外收购的高风险,银行信贷投放更加谨慎。”上述股份制银行东部地区分行对公业务部门主管向记者坦言,即便银行看好海外并购项目,通常给到民企的海外并购贷款年化利率也不会低于12%,且需要民企提供大量资产抵押。

  在他看来,这也令民企尚未看到海外收购成效前,已然背负着不低的财务开支负担。

  记者了解到,这反而给部分投行机构带来了业务发展机会。

  一家与地方政府合作开展民企海外并购资本运作业务的投行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海外并购融资的一个新趋势,就是收购方尝试从被并购方所在国家当地银行获得并购贷款完成股权交割。它的好处就是当地银行提供的并购贷款利率相对较低,比如英国本地银行提供的并购贷款利率基本在同期英镑LIBOR+350个基点,较国内银行提供的海外并购贷款低了4-5个百分点,且并购贷款抵押物以被并购企业资产为主,不需要民企作为收购方提供境内资产抵押。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部门正尝试与保险机构合作开发“基于并购失败的意向金补偿保险”,以降低民企海外并购失败所造成的资金压力。具体而言,按照海外企业并购操作惯例,买方需向卖方支付一笔意向金,才能开展一对一的收购协商谈判,若在约定时间无法完成收购交割,卖方将不退还这笔意向金。

  “考虑到当前欧美国家对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审批流程趋严,一旦企业错过约定的收购交割时间,或者收购审批被否,民企只能损失这笔意向金,因此我们希望能提供保险帮助民企降低海外收购提升技术能力的资金压力。”一家地方政府主导的国际投资服务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