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 跨越民企融资之“绊”

本文地址:http://www.jyoyo.com.cn/news/gncj/201811/t20181121_2223267.htm
文章摘要:广东: 跨越民企融资之“绊”,总线技术楚囊之情神农架,骇目惊心丰韵捷达。

  徐燕燕

  广东,中国第一经济大省,民营经济占据该省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中小企业数量占比超过95%,而广东民企雇用的劳动人数接近3000万人,是当地国企的30倍。

  民企之于广东是架海金梁。

  但是,2018年上半年,它们中的一些为钱所羁绊——成本费用上涨、回款账期延长、银行惜贷缩贷、融资渠道单一,让这些民企陷入了此前少有的困局。

  事实上,在国务院推动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的一系列部署下,广东省已经快速作出了响应,但种种迹象表明,金融政策的传导机制和渠道仍有待进一步疏通。

  11月5日至9日,第一财经记者跟随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第一督导组先后前往广东省广州市、佛山市、深圳市,通过与数十家不同类型、规模的民营企业,商业银行,以及政府单位、监管机构等十余场座谈和实地走访,试图从民企之“绊”中窥一斑而见全豹。

  正如第一督导组组长、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所言,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靠的是民营企业补上了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国企和民企是相得益彰的,不是零和游戏。从现实来看,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大,最主要的问题是民营企业信心下降,要补上。对于解决民企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刘国强强调,需要建立长效机制。

  融资之“绊”

  如果不是融资一时陷入困境,这家位于深圳的汽车电气生产上市企业,应该正在着手铺生产线,加班加点赶制海外某一线整车品牌超过十亿欧元的订单。然而,今年上半年,它的主要负责人却忙着辗转于政府、银行,希望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他完成中长期的转型和创新项目。“如果不能按期交货,整个项目就要推迟。”

  不止这一家民营企业面临着类似的融资困境。

  “我们要做研发,从传统的安防行业应用转向物联网、人工智能,需要投入成本,更需要时间,但我的压力在于如何拿到流动性。”广州一家智能电器生产商董事长王东(化名)表示,他的公司是新三板上市企业,但是今年市场波动不断,从资本市场融资比较困难。

  王东向银行借过少数的商业贷款,通过厂房抵押,还有一些贷款要求用大股东个人的资产去担保,“企业是有限责任公司,用个人资产去担保,相当于把我个人家庭的无限责任放大了,我拒绝了,最终审批没通过。”他说。

  同样是轻资产的科技类企业,广东一家网络科技企业负责人李林(化名)也表示,企业长期融资渠道太少,即使去银行很少有超过1年期的贷款,不能满足企业需要。目前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某家银行贷款到期之前,安排另一家银行,但是有时候银行银根缩紧,没有贷款给企业,那时候企业的经营压力就大一些。

  督导组的调研发现,面临同样问题的企业不在少数,尤其是一些新经济、科技类的公司,因为轻资产、缺乏抵押品,去银行贷款不仅难而且贵。

  这和广东证监局在自查时了解到的情况一样。该部门抽样调查了12家民营挂牌企业,2017年、2018年两年均有银行贷款的有7家。2018年上半年,债务融资成本率在4.35%(一年期银行贷款利率)的公司仅有3家,4.90%以上(五年期以上银行贷款利率)有5家,其中3家公司债务融资成本率在7%以上,2家公司在8%以上。

  2018年1月初,有些银行便出现了额度紧张甚至没有额度的情况,银行纷纷“惜贷”、“停贷”。第一财经记者在跟随督查组的调研中还了解到,有的企业在商业银行贷款时被要求“以贷转存”,就是说贷款1个亿,但要存款3000万或4000万在银行,实际只能使用剩下的额度,但交付利息时却按照1亿元来支付。这种现象变相推高了企业的贷款成本。

  推高的财务费用、摊薄的盈利能力,影响了企业的财务指标,让企业再次登门向银行贷款的时候,难上加难。

  引“水”救急

  “政府的反应和救助是比较及时的。”调研中不少企业反映。

  今年以来,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连续多次出手,通过货币、税收等政策“几家抬”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6月25日,博彩网站:人民银行联合四部委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下称《意见》),全方位提出23条短期精准发力、长期标本兼治的具体措施。

  10月22日,人民银行称,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

  从广东省当地的情况来看,近年来广东省政府已经作出了很多技术上、机制上的创新。今年三季度以来,随着全国各地中小微企业流动性紧缩问题爆发,广东省也快速作出反应。

  比如,多次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广泛征集政策意见。组织专业机构对之前出台的政策文件进行第三方评估,及时总结经验,查漏补缺。同时,推动金融行业协会和金融机构联合发布倡议书,面向社会作出承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对民营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半年,因为股指持续下行,部分质押率较高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被强制平仓风险增大。截至9月底,广东省民营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质押比例超过50%的达到112家,几乎全部质押的有29家。为了化解这一风险,深圳率先行动,建立专项基金对企业实施救助;广州、汕头、佛山、东莞等多个市研究救助方案,安排救助资金数百亿元。省政府也由国企牵头建立专项救助基金,其中广东粤财控股筹建了200亿元规模的纾困基金。

  上述汽车电气生产上市企业是获得救助基金的企业之一,目前已将部分股权质押给深圳市高新投保证担保有限公司。该负责人称,自10月26日“被救助”以来,股价已暂时稳定。政府还出面召集了为企业提供贷款的银行进行沟通,危机暂时已过。

  以上精准发力的举措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东民营企业贷款余额3.82万亿元,比年初增加3962亿元,同比多增567亿元,占全部企业贷款增量的58%,比去年同期高3.5个百分点。9月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3%,比6月下降15个百分点。

  广东省政府有关负责人在介绍情况时称,虽然贷款余额同比上升,但边际是下降,和小微企业的要求仍有一定差距。金融政策的传导机制和渠道有待进一步疏通。

  上述广东省政府负责人称,下一步会通过增信和贴息等措施引导银行机构优化信贷投向,加大对重点产业和项目的信贷支持。协调金融监管部门加强对银行检查力度,防止盲目压贷、抽贷、断贷等。与此同时,未来会引导更多银行机构和保险公司参与政策性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工作,扩大业务试点规模。推荐一批有贷款需求的优秀中小微企业与商业银行、担保机构、再担保等金融机构对接,提高信用贷款率。

  全面呵护

  督导组在调研中还发现,今年上半年企业普遍面临收款难、收款慢的现象,还有的企业对供应商回款采用承兑汇票,这对急需真金白银的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王东说,部分上游企业拖欠账款,令他的资金周转和流动性变差。“应收账款平均账期超过半年了,很多产品不提货,目前库房里有超过3000万的库存商品和材料,由于这部分商品是客户定制,因此也不能拿去销售。”

  “整个产业链的资金都很紧张。”广东一家大型瓷砖生产商反映,原材料这一端,今年钢材、水泥、沙等原材料涨价;过去主要是终端零售为主,今年因为市场的变化,开始做一些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精装修业务,但是回款周期就会很长,快的也要十多个月。

  另一方面,有企业反映税收方面将增加企业运营成本。2018年3月,社保由税务统一征收后,社保等费用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有企业负责人说,近两年人员费用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我们制造业企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现在制造业能够达到5%的利润率就不错了,明年社保支出肯定会增加,预计新增的人工成本要四五千万元人民币。”上述陶瓷生产企业负责人说。

  11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加大金融支持缓解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广东省表示,落实国务院进一步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有关措施,严禁金融机构向小微企业贷款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减少融资附加费用。落实国家有关减税降费政策和物价部门有关收费标准,规范行政事业收费。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